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踏天无痕

第九百九十九章 伏杀(五)

踏天无痕 | 作者:更俗 | 更新时间:2018-02-15 06:27:3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随着苍禹的全力催动,那太虚龙魂鼎瞬息间扩大到百米大小,绽放出亿万毫芒,携带煌煌天威,朝虞安老魔当头镇压过来。

  苍禹虽然元胎才恢复第六境的修为,在焰湖神塔之中潜修三年,也才勉强将魔龙身骸修炼到灵肉合一的境界,也远不能将太虚龙魂鼎的真正神通发挥出来,但即便是如此,虞安老魔却觉得似有一座万丈雄岳朝他碾压过来,而且太虚龙魂鼎释出来的煌煌之威,仿佛是无形巨手,将他的魔胎死死抓住,令他心念转动都要比以往慢了一瞬。

  在这等层次的绝世强者对抗中,慢上一瞬就意味着处处受制,但虞安老魔作为纵横星衡域十数万年的魔尊巨头,与龙帝苍禹相斗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一刻就见他体内魔煞涌动,化作千百道黑色雷芒从窍脉百骸涌出,在魔躯之外形成一道无数幽雷此灭彼生的屏障,将太虚龙魂鼎的干扰排斥在外,随后又摧动魔戟、魔刀、魔印三件魔宝朝太虚龙魂鼎迎过去。

  魔戟、魔刀、魔印与太虚龙魂鼎相接的瞬时,一道无形的波动往四面八方传荡开来,宁婵儿、谢觉源他们只是觉得天地微微一震,仿佛虞安立身之处,三四百丈方圆顿时往下猛然一陷,一整块石块被无形的巨劲硬生生按下去尺许,接着才有狂暴的罡风往四面八方狂卷。

  在此前恶战中,岩层已经受到破坏的山嵴石崖,这一刻是纷纷垮塌,宁婵儿、谢觉源他们虽然距离虞安老魔在万丈之外,但如此狂暴的罡风席卷过来,又有风烈如刀的感觉。

  这才是此域最顶尖的天尊、魔尊级绝世强手相斗的威势!

  即便是一向骄傲的宁婵儿,也不再觉得在虞安这样的灭世魔头面前,能撑住三五个呼吸,但见陈海这一刻却已经杀到虞安老魔千丈之内,而他足下雷光隐隐,还在不断加速,势要贴近虞安老魔的魔躯身旁,再出手将龙椎戟所能发挥出来的战力,完全都倾泄到虞安老魔的身上,不会因为距离产生有一丝的浪费跟虚耗。

  虽然五人皆与九元归神阵浑成一体,随时可以将五人的战力集中到一人之身,使任何一人能在瞬时间获得堪比天位第五、第六境的强悍战力,但就算诸人都真正拥有天位第五、第六境的修为,也会因为所悟大道真意的不同、因为所修神通的不同、因为祭炼玄兵法宝的不同以及面对强敌的战斗意志及战斗技巧的不同,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依旧会有天壤之别。

  要不然也不可能出现当年姜寅逆斩鸣裕大魔君的状况了。

  这一刻,陈海还能如此从容不迫的往虞安老魔逼近,已经可以说在这些方面都做到极致了。

  三件魔宝抵住太虚龙魂鼎的瞬时,虞安老魔血红色的魔瞳深处似更为凶烈的魔焰熊熊盛燃起来,由于将体内魔元摧动极致的缘故,虞安老魔的六条鳞臂这时候也胀大了一圈。

  虽然龙帝苍禹远非巅峰状态,但刚才那一击,三件魔宝所附的阴煞游丝还是破灭了近十分之一,无数被炼入阴煞之中的冤灵残魂挣脱出来,虚空之中隐隐传来万千生灵鬼哭狼嚎,阵阵阴风在石峡的上空席卷中,令人不寒而栗。

  看到陈海不断逼近,虞安也不匆忙对陈海出手,这一刻,石峡内数百头瑟瑟发抖的魔兵魔将,魔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凝聚成千百道血线往虞安老魔汇聚而去。

  同是血炼大法,在虞安老魔手里施展出来,威力不知道要比泰官、般度等魔强出多少,或许唯有正而八经的血炼魔阵,或者计都将血河魔幡彻底祭炼成功,才能与之媲美、与之相提并论。

  姚老根趴伏在崎岖不平的地面上,好不容易切断一道阴煞游丝对元神的纠缠,看到身旁数十化为枯骨的魔兵魔将,心里也是惊骇不已,没想到他都在六七十里,都差一点被那老魔吸尽血肉。

  不过,这时候大量的魔兵魔将已经逃得更远,逃出虞安老魔的魔威震慑范围,即便还有两三千头的魔兵魔将,能有血肉精华及生魂力量,为虞安老魔所吸噬,也改变不了战局。

  龙帝苍禹站上千丈外的一座山头,古井不波的催动龙鼎继续向虞安老魔镇压过去,令虞安老魔难以分心应付陈海接下来全力以赴的攻势。

  虞安老魔却不会觉得它此战必败,看到陈海已经逼近百丈之内,盯着陈海所持龙椎戟所附、有如液体金属一般的金色流光,冷冷一哼:“修行不过百年,竟然能将天地山河剑从剑气、剑芒修炼到剑煞境界,确实堪称此域十万年都不世出的绝世妖孽,也不知道苍禹老儿从哪个旮旯角落里有幸将你找来。倘若你能再有三五千年的沉淀,或许本尊没有恢复巅峰修为,也真就要避开你的锋芒,但你今日一定要过来找死,本尊便也成全了你!”

  话音刚落,虞安老魔左中臂所持的赤冥血剑这时候才化作一道血芒,往陈海这边斩来,与陈海的龙椎戟纠缠在一起,

  也是在龙椎戟和赤冥血剑纠缠到一起的时候,陈海才真正感受到虞安老魔的恐怖之极。

  借助九元归神阵,借助天地山河剑意所凝聚的剑煞之威,陈海有着与虞安老魔正面交锋的实力,龙椎戟也不畏堪比六品道器的赤冥血剑所能摧毁,但剑戟在一个呼吸间就斩击上百次,赤冥血剑之上被震散出来的阴煞,化作一缕缕阴风往陈海席卷过来,令陈海神魂如置九幽寒狱之中,直觉神魂都要被冰僵。

  这一道道阴风魂煞侵入陈海的体内,在陈海的识海之中幻化种种鬼哭狼嚎的神鬼异相,令陈海的道心仿佛狂风中的一点烛火随时都会被扑灭掉。

  这也亏得是陈海与虞安老祖正面相抗,换作哪怕是其他任何一个天位中三境的绝世强者,倘若没有异宝护身,仅仅是为了抵挡这阴煞所化精神异力的侵凌,实力都会被削弱四五成。

  然而陈海参悟天武真意踏入天位境,道心意志最为不屈,天地山河真意也有着破灭一切虚妄冤煞阴邪的煌煌威势,瞬时间护住陈海的道心不灭。

  当然阴风魂煞的干扰还是极严重,陈海还想放缓对虞安老祖的攻势,分一道天地山河剑意护住元胎,但没想到他还没有动作,众生愿力所化的青郁气息,这一刻仿佛被激活的泉水一般,从窍脉间涌入陈海的体内,阴风魂煞遇之便如汤沃雪中消融,瞬息间就被扫荡一空,再也侵袭不到陈海的体内来。

  陈海还以为他没有办法在这一战中直接借用众生愿力,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形,但也没有特别的惊诧,毕竟龙帝苍禹曾用太虚龙魂鼎借众生愿力炼除过怨煞。

  也不需要陈海刻意驱使,苍众愿力所化的青郁气息随后又经窍脉流转而出,仿佛龙椎戟缠绕而去,使得凝聚剑煞的龙椎戟隐隐透出一层青郁之色,再与赤冥血剑对斩之时,就见赤冥血剑所附的阴煞游丝瞬息间就被破灭掉三分之一!

  “你这贼货,竟然参悟出浩然天道!”虞安老祖这时候魔瞳里终于出现一丝惊慌,仰天怒吼起来。

  它早就应该猜到这点,早就应该猜到陈海将闫莨拖入雷劫毙杀而己身丝毫无损是借助众生愿力,早就应该猜到陈海进出天域通道、不畏混沌风暴的反噬是借助众生愿力,但是它们却偏偏陷入思维定式,以为是左耳这些流阳宫残孽,这些流阳宫老杂毛藏在幕后用上三品的道器装神弄鬼搞出这一切。

  这时候虞安老魔将赤冥血剑收回来,一起扛住太虚龙魂鼎的镇压,替换出都天魔印往陈海这边轰来。

  陈海没想到虞安老魔还是有些见识,竟然看穿他的底牌,不过他还在想虞安老魔手里的赤冥血剑与都天魔印有什么区别,这一刻竟然交换起来对付他,下一刻就听到那有磨石大小的都天魔印之中传来一阵阴恻恻地话语:“你这小辈修为不弱,不如随老夫一起投效魔君,或能保你神魂不灭!”

  器灵!

  而且听语气,竟然是人族强者的元胎心甘情愿受虞安老魔的役使。

  虽然天位境、天魔境的人魔强者,都能同样祭御数件甚至数十件法宝魔宝,但由于越是强悍的道宝、魔宝,需要消耗更多的精神念力,越是需要将更多的心神魂意浸入其中才能真正发挥出绝强的威能来,因此即便天位上三境的绝世强者,在与强敌相斗时,所同时祭用的法宝都不会太多。

  而倘若道宝、魔宝之中炼有器灵,则完全不受这样的限制。

  不过,无论或人或魔,强者自有强者的尊严,哪里谁会甘愿沦为比役魔道奴还不如的器灵,替他御器?

  一般说来都是肉身意外损毁的强者元胎暂时寄居在道宝的虚灵空间之中,但只有要机会,还是会重修肉身,真正心甘情愿为他人所役使的器灵,在星衡域还是绝少见。

  比如说左耳,之前肉身崩灭,一缕残魂寄于玉虚神殿之中,之后有机会还是借束越魔君的身骸重修了肉身;而即便是龙帝苍禹,天生就是太虚龙魂鼎的器灵,但也是借方璞的魔龙之躯重修了肉身。

  而即便有强者元胎为求活命,甘愿充当器灵,也没有谁都敢轻易役用的,即便施以神魂禁制,但在强者相争时,差一丝毫厘都有可能会遭器灵的反噬。

  器灵可是跟被完全抹除本源意识的傀儡精魄不是一个概念,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受控制的神魂,但是人魔两族强者的神魂,又岂是那么好容易得一点差错都不漏的?

  要不然的话,陈海早就将计都以及方璞的魔胎,炼为器灵了。

  没想到虞安老祖竟然有一件炼有器灵的法宝,之前都没有觉察出来,陈海心想虞安老祖藏着掖着,或许是想将都天魔印当成最后的杀手锏给他们颜色,没想到这时候被他逼用出来。

  这时候就见凭空凝聚一道身穿青袍的人族强者虚影,随后从都天魔印里释出滚滚魔煞往人族虚形汇聚过去,就见人族虚影由虚凝实,化作一樽七八十米高的人形巨神,持剑站在陈海身前。

  “这是都天魔印所凝聚的都天魔神,虞安老祖魔元不减,经都天魔印所凝聚的都天魔神便会不灭,只能拼消耗,”这时候龙帝苍禹传念过来提醒陈海,小心应付都天魔印的神通,又说道,“这役灵乃是暴帝秦世民的嫡传弟子鸠真,与秦世民此前身前的宠臣鸠山河乃同胞兄弟,我还以为他早就死在虞安老魔的魔掌之下,没想到苟且偷生,竟然甘愿沦落为魔头的役灵。鸠真当年就有天位第五境的修为,与鸠山河堪称鸠氏的绝天双骄,此时的元胎修为应该更强一筹,而经都天魔印所凝聚的都天魔神,也会有着与器灵相对应境界的肉身战力。更头痛的虞安老魔不死,他能不伤不灭,又修炼玄元上殿的天武绝学,你要小心些……”

  陈海眉头一皱,暗感虞安老祖之前不使鸠真现形,或许并非要将鸠真当成杀手锏留到最后再用,而是因为鸠真的身份极为敏感,有可能涉及魔族的机密有可能被他们猜到。

  “当年是怎么传言鸠真战死的?”陈海传念问龙帝苍禹道。

  “我当年就不喜鸠真、鸠山河兄弟,听到他们战死,心里还有所窍喜,倒也没有追问详情,还要等回去后仔佃考究。”龙帝苍禹传念说道。

  一两万年前的事情,诸宗都有详细的史籍记载,陈海盯着化身都天魔神的鸠真,心想着等回去后找姬江野他们询问当年传言鸠真战死的那一战详情,应该就能挖掘出很多的秘密。

  陈海想是这么想,嘴角却浮现了一丝不屑的笑意,扬声说道:“一个苟且偷生的残魂而已,今天我便叫你神魂破灭,助你解脱……”

  确认虞安老魔再没有其他的杀手锏,陈海舞动龙椎戟,斩出如山如海般的重重戟芒煞影,朝鸠真与都天魔印所化的都天魔神斩去。

  龙帝苍禹说是虞安不死,都天魔神就不破不灭,但陈海每斩出一道戟芒剑煞,都会携带一分大破灭真意送入鸠真与都天魔印所化的都天魔神体内,去松动虞安老魔附在都天魔印之中的神魂烙印,去直接侵凌鸠真藏在都天魔印之中的元胎,陈海就想试试这都天魔神是否真就不破不灭!

  事实证明,一个时辰后,都天魔印从半空栽落下来,鸠真在都天魔印之中发出凌厉的哀嚎:“你一个人族贼货,怎么可能掌握大破灭魔意?”

  而这时虞安老魔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失去对都天魔印的控制,魔戟、魔刀、魔剑也软弱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太虚龙魂鼎朝当头镇压过来。

  龙帝苍禹借太虚龙魂鼎,化众生愿力为己用,这时候除了因精神念头消耗过剧而有些疲累外,元胎灵元都没有怎么消耗,太他娘作弊了!相比较之下,能宁婵儿他们四人之力的陈海都要比龙帝苍禹惨多了……
踏天无痕最新章节http://www.8dkan.com/tatianwuhe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那么大条白素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重生之公主有毒妃我绝代:拐个魔王当夫君乡村透视小神农暗夜囚欢:总裁老公,超任性!外星科技狂潮法爷的英雄联盟重生好莱坞名媛我终是他的人间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