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综]金木重生

498|心头宝

[综]金木重生 | 作者:鱼危 | 更新时间:2018-02-15 05:40:2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
  第四百九十八章

  东京一区。

  早上八点, CCG的大部分搜查官还没有上班。

  丸手斋由于昨天通宵忙年底的事情,熬红了眼睛, 拿着年度报表准备去找总议长。

  电梯一到顶层,他就感觉这边格外清冷和安静。

  在很多人眼中总议长的办公室不亚于龙潭虎穴,要么进去挨骂, 要么进去战战兢兢地接受教导或者禀告事情。丸手斋深吸一口气,反复确定自己的报表不会惹怒和修常吉,之后脚步仍然轻了几分地走向办公室的门口。

  宇井郡那小子说的“鬼常”,也不是没有道理的称呼。

  办公室的大门是半掩着的,没有完全关上,丸手斋挑了挑眉, 依稀听到了一些声音。

  总议长或者秘书有这么粗心吗?

  紧接着, 他竖起耳朵, 听到了慈和得不可思议的说话声。

  “研……不要难过……”

  总议长的办公室里, 和修常吉坐在椅子上, 目光柔和, 抚摸着孙子的头发, 接受对方今天早上突如其来的示弱和对他的眷恋。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 总归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没有让他们继续冷战下去。

  乍一听,丸手斋觉得自己幻听了。

  这是总议长吗?

  是那个坐镇CCG和国际喰种对策局, 导致各个国家对策局的局长一脸便秘的老者吗?

  指望和修常吉温情,还不如指望和修吉时突然铁血起来!

  丸手斋被乱七八糟的思想冲击了一遍,脚步顿在门外, 迟迟不敢进去看一眼真相。而老者用宛如寻常老人家的嗓音,缓缓地说道:“我不会否认你的父母,他们对你做过的错事,只会证明他们对你的爱掺杂着私心,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美好。”

  从和修研口中听说了八岁前的事情,和修常吉对孙子的父母的印象分又降低了不少。

  一对不靠谱的夫妻!

  若非他们欺瞒了自己,研哪里会过得这么痛苦。

  “爷爷,我之前总觉得过去会很幸福……所以……”

  话还没有说完,和修研略显低落的声音突然拔高,“谁在外面!给我进来!”

  丸手斋发现瞒不过,暗骂对方是什么听力,尴尬而不失礼貌地走了进去。

  “是和修君啊,早。”

  他的眼珠子一转,看见和修研半坐在地毯上,和服勾勒着纤长挺拔的身材,脚上穿着白足袋,洁白如他的皮肤。他的头靠在和修常吉的膝盖上,老者的手指穿过青年乌黑的短发,细细摩挲,气氛融洽得宛如昭和年代的一对祖孙。

  那样绵长的古韵,还有代代传承下来的淡漠气质,莫名的令人自惭形秽。

  丸手斋暗叹。

  他算是明白和修政为何得不到支持了,不是对方上不了台面,而是对方一直在和修邸,却没有得到和修常吉的培养啊!

  只有得到和修常吉的言传身教,那份和修家的人的气质才会流传下来。

  和修研无疑是那个幸运的人。

  没有看丸手斋一眼,来找爷爷缓和关系的和修研站起身,拍了拍和服的衣摆。他正要从总议长办公室的暗门离开,和修常吉说道:“不用避让,丸手,你可以直接说。”

  和修研听爷爷这么说就不走了,表情冷漠地盯着丸手斋。

  丸手斋一噎。

  不就是打扰了你们祖孙俩的谈话吗?

  没办法,他拿起报表,开始向总议长汇报今年的财政开支和CCG的年对策费。

  刚听没多久,和修研就疑惑地插了一句话。

  “年对策费一兆八千万日元?”

  “是的。”

  丸手斋神色稳重,即使每次都为这个数字心惊肉跳也没有表现出来。

  和修研大致知道德国GFG的年对策费,绝对没有这么高。

  “为什么这么高?”

  “因为青铜树。”丸手斋适当地补充道,“这些年为了对付青铜树,还有修复库克利亚,CCG一直在提高对策费,大部分财政开支消耗在武器、医疗、战后补贴方面,不过财政方面的问题也不用我们太头疼,总议长会上报给内阁的。”

  和修研一默。

  他都打败过青铜树的首领独眼之枭,爷爷又怎么可能对付不了?

  这又是在玩什么把戏?

  他按捺住好奇,等丸手斋说完后面的话,“去年的年对策费高达两兆日元,对比去年,今年安稳了许多,总议长暂停了一些针对青铜树的抓捕项目。”

  和修研和丸手斋一起望向和修常吉。

  和修常吉不为所动地说道:“青铜树那边,我另有准备,休战只是暂时的。”

  和修研若有所思。

  假如以他家的立场来看,青铜树就是CCG的磨刀石,磨砺年轻一辈的搜查官。

  至于费用方面,正好可以用来做科研。

  这些丸手斋几年来想不通的事情,在和修研看来一目了然,身处的层次和眼界不同,目光自然不会只停留在青铜树与CCG的仇恨上。

  仇恨能值什么价?

  值价的是那些从战火和血腥中成长起来的搜查官。

  何况,自古以来减少内部矛盾的最好方法就是制造外部矛盾,青铜树就是这个靶子。

  丸手斋汇报完后,和修常吉就让他走了,离开的路上,丸手斋刻意放慢了脚步,果然听到了和修常吉在教导和修研。

  那些谆谆教导放在总议长身上,简直是他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CCG的下一任接班人,看来已经确立了。

  丸手斋心底闪过一丝怅然若失,和修家代代执掌CCG,从不给外人机会,就算他待在和修吉时身边努力熬资历,刷功勋,也永远不可能触及到那近在咫尺的局长之位。

  和修。

  这个姓氏真是让人郁闷啊。

  没有忽略丸手斋变得沉重的脚步声,和修常吉大致明白对方的小心思,以他在CCG说一不二的地位,居高临下的时候就能看出很多部下的态度。他不排斥有上进心的人,但是野心放在不该有的地方就是这个人的错了。

  和修常吉的衣袖合拢,用肃穆刻板的姿态问道:“研,你该回和修邸了。”

  这一天,他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他的孙子就不该待在平民居住的地方,与那些普通人认识。

  在他的椅子旁,同样穿着黑色和服的和修研像是想到了什么,眼底掠过异样的情绪,“我知道爷爷希望我回家,只是我觉得在外面生活,正好可以锻炼自己的独立能力。”

  和修常吉一针见血道:“你以为爷爷会信这个借口?”

  和修研从椅子后抱住爷爷的身体,闷声道:“您就当我在外面散心吧,我记起那些事情就好难受……好好的童年变成一团糟。”

  和修常吉拍了拍他的手臂,“都这么大了,不要和孩子一样。”

  以为撒娇就能不回家吗?

  和修研感受到他一如既往的亲近,眼中微微湿润,“我知道爷爷对我好,前几天是研做的不对,让爷爷伤心了。”这份感情是货真价实对比出来的结果,他的父母尽到了抚养他的责任,却没有给予他完全的爱与温柔。

  唯有爷爷,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

  他是对方的心头宝。

  “爷爷……我要是从小在您身边长大就好了……是不是这样就不会……”就不会,让另一个自己崩溃,接受那份扭曲到极致的教育。

  和修研为那样的过去痛苦,母亲扇他的巴掌给了他极大的心理阴影。

  “爷爷也希望如此,然而谁的人生都不是一帆风顺。”和修常吉听出他的彷徨,眼眸下垂,注视着孙子放在他肩头的手。青年细腻白皙的肤色充满了年轻人的活力,不像是他的双手已经皮肤干枯,狰狞的青筋在手背上展露。

  岁月赋予他阅历,而和修研缺少的就是这份阅历。

  这正是他不放心的地方。

  “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你若是沉浸在小时候,仍然看不见乌云背后的阳光,要么变强改变一切,要么一直做被伤害的人。 ”

  是啊。

  弱小的人能够保护什么?又能拯救谁?等来的仅仅是被杀死和掠夺。

  和修研思考着爷爷的话,想到自己又感到一阵苦涩。

  他拥有武力上的力量,却缺少心灵上百折不挠的坚韧和强大。自己遇到的挫折太少,没有体会过尊严被践踏的愤怒,没有体会过死亡的恐惧,他所走的道路被铲平了障碍,前方又有爷爷牵引着他,让他看不见道路两旁和背后累累的尸骨与黑暗。

  “爷爷,今后……请不要再保护我了。”

  “研下定决心了?”

  “嗯,在不动用和修家权势和喰种力量的前提下,我想自己在CCG站稳脚。”

  【成长的过程,其实就是世界观不断崩塌重建的过程。】

  和修研冷不丁地想到这句话,歪了歪头,蹭到了老者整整齐齐垂在肩头的白发。

  下一秒,他就瞧见爷爷板着脸呵斥他不要弄乱头发。

  和修研噗嗤一声笑出来。

  这一笑,如同乌云散去,清早遍布大地的晨曦洒入偌大的办公室。

  “研最喜欢爷爷了。”

  老者绷着的脸色一顿,没有回过头,呼吸沉稳绵长。

  他只觉得这个早晨比以往都舒心三分。

  如果孙子愿意回和修邸就更好了,即使没有,也多少没有想象中的失望。

  九点后,和修研通过爷爷和叔叔的私人电梯回到S2班,身上的和服只被几个搜查官看见了,而看见他打扮的搜查官在惊艳了刹那后,脸色全部如吃了芥末般哭丧着脸。

  因为和修研与和修常吉相似了几分。

  要是有年纪大的老一辈搜查官,定然能从记忆深处挖出当年和修常吉的模样。

  也是如此,祖孙一脉相承。

  等到和修政敲开门,见到和修研的时候,和修研已经换回了办公室里备用的西装,手上执着笔,轻轻一转,抬起头说了一句:“政,下个月记得参加我的生日宴。”

  和修政讽刺地说道:“你觉得我适合去吗?”

  和修研明白他被赶出和修邸的心结,说道:“当然适合,你是叔叔的孩子,叔叔肯定希望见到你,而爷爷那边你也不用介怀,我既然同意了,爷爷不会说什么的。”

  和修政内心阴郁,“那么其他人怎么看我。”

  和修研无辜道:“难道你要介意其他人的看法?我怎么不知道和修家的人这么脆弱?”

  和修政想把手上的资料砸他脸上,“……不去。”

  他就是不喜欢被人嘲笑!

  和修研用笔支着下巴,想了想,恶趣味地说道:“这样吧,如果你愿意参加我的生日宴,我穿『龙神祭』那天的和服给你看。”

  和修政震惊。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条件?

  可是凡是参加过『龙神祭』的分家人都说过,和修研那天以黑龙神的身份出席,和服华美,祭典上所有人的光彩都不如和修研一个人。

  这些传闻和流言对于没参加祭典的和修政来说,不亚于天天隔靴搔痒。

  他是真的幻想过黑龙神状态的和修研。

  眼角一点妆,唇色艳美,面容端庄秀丽的黑龙神,以神灵的姿态站在所有人面前。

  这样的幻想犹如男性对小说里的美女,会产生朦胧的期待。

  发怔中的和修政在犹豫动摇的刹那,又听到和修研声线柔和地说道:“对了,记得带你的妻子来,我还没见过伊予呢。”

  瞬间,一盆冷水把他浇得透心凉。

  这根本不是什么诱惑,而是一个会被抓住小辫子的陷阱啊!

  “不去!”

  “啧,你是不是想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没有!”

  “别心虚不承认,有胆子就让我见你的妻子嘛。”

  “既然没其他事情了,我先走了……”

  在和修研的偷笑和取乐下,和修政生硬地告退,坚决不服从上司的命令。

  男人可以三心二意,但绝对不能被妻子发现!

  否则他家要炸了!
[综]金木重生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_zong_jinmuzhongsheng/,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脉穿越之我是耿精忠网游之疯狂另类非娶不可:神秘老公隐婚妻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极品世家子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人生只若如初见综艺大亨闯花都网游之暗黑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