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顾二白的田园生活

番外一:侍卫丫鬟(下)

顾二白的田园生活 | 作者:九宫莲 | 更新时间:2018-02-15 06:54: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
  “你先松手。”

  “不,我要你是我的妻。”

  阿胜愈加收紧了臂膀,怀抱着软香玉怀,声音里满是无法撼动的果决。

  从来没有哪一个女子能令他整日整夜的魂不守舍,从来没有哪一个女子能令他无时无刻不牵肠挂肚,从来没有哪一个女子能像她这般如此契合入自己的生活。

  以前,他一心只想着努力实现自己的报复,将儿女私情的小我抛之脑后,可竟不知,情爱一旦降临竟是这般的势不可当,令他心潮彭拜,再也难以平静。

  遇见她,就是他此生的归宿。

  就算一辈子让他在这山上,陪她过平平淡淡的生活,他都无怨无悔。

  “小嫣,答应我,好吗?”

  “虽然我们只经过短短几个月的相处,你可能还不能够完全信任我,但我会用以后的点点滴滴行动告诉你,我阿胜,今生只爱小嫣一人。”

  “从你第一次对我笑,从你在医馆一声不吭的隐忍,从你给我做的第一顿饭,给我缝补的第一件衣裳,陪我玩的第一次游戏……你的样子都一下又一下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我无法想象,如果以后的日子里没有你,该如何度过。”

  “小嫣,把你交给我吧,让我照顾你一辈子。”

  “就当可怜可怜我了,好吗?”

  男人的情话,就像倾翻的蜜罐,又像穿肠的毒药,让你欲仙欲死,心扉全开。

  小嫣手里挎着的菜篮子,松散在了地上,一篮子的萝卜白菜翻滚了出来,牵扯在一起,就像她的心,彻底的乱了。

  心心念念的男子,现如今跟自己如此动情的告白,恐怕是天下哪个女子都抗拒不了的诱惑,她悸动的发颤。

  可是……可是他们终究是情深缘浅,终究是一场错。

  “小嫣……”

  阿胜说着说着,慢慢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情难自禁的低下头,望着她那羞红的脸蛋,只觉得无与伦比的可爱,渐渐心猿意马了起来,粗糙的双手捧着那玉润,俯首微微闭上了眼睛。

  “阿胜……”

  女子微垂的睫毛下,隐隐的透着一丝湿润,不只是高兴的还是愁苦的,可她知道这个时候她根本推不开他。

  “我们真的要……”

  “你们在干什么!”

  此时,不期然的院落的门被踹开,随即一声凌厉的男嗓冷然传来,映出门后人的身影,直吓得小嫣差点魂飞魄散。

  阿力!

  “阿胜,你松开我,你松开我。”

  小嫣一瞬间脸色由红转白,一种类似于被捉奸的情绪腾漫上来,激的她无处遁形,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一掌猛地推开了他,仓皇转身就朝屋子里跑去。

  这样的场景,比噩梦还令人惊惧。

  “小嫣~”

  阿胜见她逃了,急的头也没转,连忙追到门口,大声唤了好几下,门后都无人应答。

  他想,或许是他忽然的表白吓坏了她,又或许是被人撞破了,小女儿家羞涩而已。

  小嫣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呢,喜欢的,他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

  阿胜敲了半天,怏怏的转脸,不想身后冷不丁的一拳便猛地挥到了他的脸上。

  沉浸在失落中,毫无防备的男子生生嘴角被打出了血,身形一个踉跄,扶住了一旁的门框才得以稳住身形。

  “你疯了!”

  阿胜乍然盛怒的抬起头,看着远处冲来冲他就是一拳的阿力。

  不过,他好像确实是疯了。

  阿胜看着面前这个从来没对他大声说过话的师兄,今日望着他的双眼,殷红的直朝外喷火,袖袍下臂膀的肌肉都愤起了,牙关紧咬,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师兄,你怎么了?”

  对峙了一会,他约莫是意识到事态不对,叠起眉头狐疑的望着他。

  阿力手中握着的剑鞘紧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看着他一副无知无畏的样子,一时间百种情绪涌上心头。

  他讨厌极了他这样迟钝的样子,装的这么无辜,放纵的这么肆无忌惮。

  可现在,一边是他情同手足的兄弟,一边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

  他到底该如何抉择。

  “谁让你抱她的?”

  阿力几乎要咬着牙,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继续将他狠狠的打一顿,刚才看到他那样亲密的抱着本应属于自己的女人,他的理智差点就崩盘了。

  “什么?”

  阿胜煞是迷茫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目光渐渐清明了起来,双手郑重按着阿力的肩膀,嘴角生出了笑容。

  “师兄,你别误会,我并非轻薄小嫣。我向她示爱了,师兄你是知道的,我喜欢小嫣,已经很久了。”

  “本打算在一起再告诉你,没想到你忽然就出现了,小嫣她……好像有点害羞。”

  “!”

  原本阿力就知道他喜欢小嫣,他喜欢的是那么明显的不加遮掩,可现如今这么"chi luo"裸的听他说出来,于他还是如一道晴天霹雳。

  从第一天接小嫣到山宅,他隐隐就预感会有这么一天的出现,也是他最怕出现的情景。

  兄弟同时喜欢上一个女人……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现如今他先告白了,那小嫣有没有接受他?

  小嫣刚刚看自己的眼神,明显是含着愧疚的,她心里一定是有自己的,她是知道自己喜欢她的。

  阿力望着他,艰难的吞咽了几口口水,男子汉大丈夫,就算是要赢得女人也要摆在明面上。

  大不了,公平竞争。

  “阿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也……”

  “够了!”

  阿力一番坦白的话没说完,屋子里面,小嫣便猛地推开了门。

  女子脸上早已是泪痕斑斑,当她在里面,听到阿力狠狠向阿胜挥过去的那一拳,就像针狠狠的扎在了她的心上。

  她就知道,早晚有一天,自己会把他害惨。

  他们是那么好的兄弟,不应该为了自己反目成仇。

  “我来到这里已经很久了,该是时候回去了,本打算和你们说,现在看来时机再好不过。”

  她擦干了面上的泪水,神态平静的说道,冷漠的眸子里冰冷的没有一丝情感。

  “不行,小嫣你不能回去,你说过凉国四处都在追杀你,你怎能回去呢?”

  阿力和阿胜齐齐抓住她的手,小嫣几乎是下意识的甩开了他们。

  “我意已决。”

  “明日,我就带着小然回归故里。”

  ‘咣当~’一声狠狠阖门的声响传来,阿胜和阿力站在门外,看着那冰冷的门楣,一时都完全愣住了。

  这是他们完全没预料到的情况。

  小嫣要走了,那他们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都算什么?动了的心,又怎能说收就收?

  夜间。

  阿力将院落的门锁的死死的,生怕跑了什么似的,又在小嫣门前站了许久,直到里面一盏摇晃着的微弱煤油灯灭了,才满脸落寞的朝着自己房里走去。

  嫣儿白日说的话,一定是气话,天亮了就好了。

  “姐姐为什么要走?”

  “姐姐不是最喜欢阿胜哥哥的吗?阿胜哥哥也喜欢姐姐,而且,我们好像回不去家了是吗?不然为什么会有坏人追杀我们?”

  “离开了阿胜阿力哥哥,就再也没人保护我们了。”

  小然满脸疑惑的坐在小嫣旁边,见她无声的流着泪,满面凄楚,凑过来用袖子一点一点悉心的给她擦着泪。

  “姐姐不要哭了,小然再也不乱说话了,姐姐要回去,小然也跟姐姐回去,小然最近和阿胜哥哥学了很多功夫,一定可以保护好姐姐的。”

  小然一句句稚嫩又懂事的声音传来,听得小嫣终于忍不住崩溃的情绪,抱着他嚎啕大哭了起来。

  “小然,姐姐对不住你,姐姐没办法……”

  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心,更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命运。

  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只会每天都更加痛彻心扉,只能日渐看他们兄弟感情破裂,只能和她心爱的男子一起受苦……

  其实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个错,就不应该一错再错,是她自私的放任下去,致使到了最后,根本无法收场。

  月高星稀,晚风簌簌,漆黑黑的屋里,嫣然姐弟二人相拥着低泣,渐渐的竟不觉睡着了。

  梦里,小嫣看见自己的如意郎君带着他腰间那串铃铛,渐渐朝她走来。

  “咚咚咚~”

  三更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一声比一声响亮,激烈的仿佛要踹开她的门。

  小嫣掀开被子,迷迷糊糊起身穿上鞋子朝门口走,沾了沾口水在指头上,戳破了纸窗。

  透过皎洁的月色,她看到门外站着一个酩酊大醉的男子,双颊酡红,目光迷离,嘴角还挂着凄凄又失魂落魄的笑。

  “小嫣,小嫣你开门,开门让我进去~”

  “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可你为什么不肯承认,又为什么要走?你是要惩罚我,要我痛苦吗?”

  “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爱我吗,那你为什么要对我笑,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为什么我朝你走近,你都不推开我?”

  “你就是喜欢我的,我知道……”

  男子说着说着,醉醺醺的靠在门框上,眼睛眯成一条线,硕大的身形不经意瘫倒在地上,竟还赖在了门口不肯走,像个撒娇的孩子般嘟囔。

  “小嫣,你还记得吗,上次我们三个人去迷宫村玩闹,约定了哪两个人先找到对方,就答应对方一件事。

  我答应了你再也不看其他女子一眼,你就答应我别走好不好?你留下陪我,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一个人该如何度过余生。”

  “我不管,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让你回凉国以身试险的,就算你不爱我,我也不能看着你去送死,我会寸步不离的跟着你,就算你讨厌我骂我,我都没有关系……”

  门后,小嫣拼命的捂着嘴,眼眶渐渐湿润,浑身失力的倒在门框下。

  阿胜,我也喜欢你啊,我喜欢到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嫣,小嫣你一定在听对不对。”

  对。

  “那你听我说,我不强迫你了,你考验我,考验我好不好?我可以等你,一直一直等,等到你愿意接受我,也可以为你做一切的事情,你对我哪里有什么不满,我都可以改。”

  你不需要改,你就是最好的。

  “还是你……顾忌师兄?”

  说到最后,他终于一针见血到了点子上。

  小嫣泪水滚的更汹了,她一直以为这个傻子没注意到。

  “阿胜,不早了,你回去吧。”

  女子终于开口,嗓子里微微还残留些哭后的嘶哑。

  “咚咚咚咚……”

  得到回应的阿胜,像疯了一般的砸着门。

  像是在激动她终于回应他了,又像是在愤怒为什么是在听到这句话后。

  难道真的?小嫣对师兄……

  “小嫣,你开门!”

  他粗犷的声音忽然变得凶悍了起来,厉声又慌乱,像是有什么不可控的宝贵东西正在一点一滴的流逝。

  小嫣退后了两步,看着那快要被卸下的门,一时间泪如雨下。

  “阿胜,你大半夜耍什么酒疯!”

  阿力午夜梦回,从梦魇中惊醒,果然听见那磅礴的砸门声,慌忙跑了出去,一把拽回了阿胜。

  哪料阿胜看到他那瞬间,双目迸射出极为厌恶的神情,不知是酒劲犯上还是恨意弥漫,伸手就给了他一拳。

  阿力被他打的,白日里憋下去的火此时又茂盛的雄起,不由分说,反手也给了他一拳。

  二人就这么你一拳我一脚扭打在了一起,没一个人用一招一式,甚至内力气息都屏住了,只是凭着最原始的拳头,互相问候着。

  像两只发了狂的野兽,为了争夺一个女人的所有权,大打出手,不可开交。

  门后的小嫣听到动静,脸色刹那间就白了。

  小然更是从梦中惊醒,吓得大哭了起来。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

  小嫣猛地推开门,拼命地跑过去拉开他们。

  可是两个男人打红了眼,哪能停得下来,搏斗之下,不知是谁碰到了小嫣,冷不丁将她推倒在台阶之下,一直朝下滚了几级。

  小然吓得连连止住了哭声,跑出去抱着她,惊慌失措,“姐姐,姐姐你怎么样了?”

  小嫣头部在殷殷的渗着血,陷入了昏迷,足足好几天。

  在此期间,她朦朦胧胧只能感受到有人在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听到耳边有个熟悉又亲昵的人声在告诉她,会照顾她一辈子,手心没有一刻是被松开的。

  多么美好啊,美好的像个梦境。

  可梦醒了,镜就该碎了。

  上天给她惩罚警示了,她不能再错下去了。

  小嫣醒来的时候,阿力在外面扇炉子熬药,阿胜乌青着两个黑眼圈,趴在床头紧紧拉着她的手。

  她侧过身子,就这么怔怔的忘了他好久好久,直到他睁开眼看到她醒来,眼底浮上再惊喜不过的神采。

  “小……”

  “嘘~”

  她轻轻伸手在嘴前嘘声,面色温柔的紧,“阿胜,明日午时你到西郊小树林等我,我有话要跟你说。”

  阿胜望着她眉眼生辉,心里大喜过望,想着小嫣一定是这段时间终于想通了,决定接受他了。

  阿力端着药打外面进来的时候,小嫣悄无声息的收回了被阿胜紧握的手,不知是不是阿胜高兴过头了,竟也没注意到。

  “阿力哥。”

  小嫣撑起身子,抬脸对他笑了一下。

  阿力苍白着脸点了点头,眼底浮现愧疚,倒出药水来一勺一勺的喂她。

  “阿胜,你先出去吧,我有几句话想和阿力哥说。”

  “……好。”

  阿胜怔愣了一下,随即想到她可能要和阿力摊牌,便乖乖点了点头先行出去了。

  小嫣不知道自己在昏迷期间,间断的叫着的都是阿胜的名字,或许正是这一点给阿胜彻底吃了定心丸。

  让他更加坚定自己对小嫣的心意,也明白了小嫣对他的心意。

  师兄也听到了,即使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可在心里也必须一点一滴的接受。

  屋里的一男一女在交谈,阿胜虽说是放心,却还是紧紧的挨在窗缝跟前,听着里面的对话。

  可惜他什么都没听到。

  男子心下有些焦急的转悠,生怕出了什么变故,直到不一会阿力从里面出来,反手阖上了门,才故作镇定起来。

  仔细观察师兄面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甚至没多看他一眼,就朝自己屋子里走去了,侧脸淡淡的没有什么神采。

  阿胜咧开了嘴,看着高兴极了。

  师兄向来是个有一点事都藏不住且自尊心极强的人。

  如果是小嫣跟他告白了,他一定会忍不住跳起来,现在这般风平浪静,不过是用平淡掩饰悲伤而已。

  说明,小嫣彻底拒绝他了。

  阿胜兴奋过了头,一股脑回到屋里,从锦盒里抻出那块娘亲留给他的传家之宝,走的时候娘亲跟他说,日后若有了心仪之人,就将这黄玉送给人家姑娘。

  看来,明天,就是时候了。

  阿力回到了房间躺下,拧着眉,双手背在脑后,望着空荡荡的两头,陷入了愁思。

  嫣儿约他明日巳时,到西郊小树林相聚,到底要说什么?

  说……同他只是兄妹之情?并无他意?

  其实这几日下来,他约莫已经知晓了她心属阿胜。

  人在昏迷时刻,嘴里喃喃的那个名字,一定是她心底最依赖,最重要的,说到底,当初也的确是阿胜先下手为强。

  他没什么可怨小嫣的。

  但他心里总是隐隐的还是有一丝不甘,甚至产生一种明日她不是拒绝自己的念头,只是一丝丝,都让他寝食难安。

  无论如何,不到最后一步,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放手的。

  ——

  翌日,巳时。

  青石河以西的茂密小树林里,一大早,小嫣便坐在一樽枯木轮回上,神情怏怏的看着波澜起伏。

  弟弟小然在一旁捉蝴蝶,天真的笑声弥漫在整个郁郁葱葱的森林里,想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她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不过今天过去了,一切都应该结束了吧。

  她与他,彻底一刀两断。

  “嫣儿,怎么来的这么早?”

  身后传来阿力的声音,小嫣身形顿了一下,随即揉了揉难看的脸色缓缓起身。

  阿力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病态的脸色好似不大舒服,连忙褪下外裳,将她牢牢围住,“快穿好,你的伤刚好,千万不能受风。”

  “嗯。”

  小嫣淡淡应道,悄无声息的垂下眼脸,好似在酝酿着接下来难以启齿的话。

  余光却不经意瞥到远处匆匆飞过来的人影。

  这么快吗?

  她梗了梗喉间,像是隐忍下极大的艰辛,一改方才平淡的面色,抬起脸蛋,挤出笑容灿烂的冲他咧嘴,“阿力哥,我没事,多谢你的关心。”

  女子近在咫尺的柔美笑容,一时间娇嫩的花般绽开,看的阿力胸膛内噗通噗通直跳,嫣儿这样的反应,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嫣儿,你……”

  小嫣眸底捕捉到那只身影停在了不远处,定定的看着这里,目光灼热如火。

  有什么东西,怦然坠落在青石板上,碎了一地的残渣。

  “阿力哥,你不冷吗?”

  她微微踮起脚尖,收回了神情,仔细帮阿力整理着零散的衣裳,眉眼间温情脉脉,末了还抬起了眸。

  一心所爱的女子,现如今距离自己这么亲近,举止如此亲昵,任谁看了都心猿意马,情难自禁。

  阿力喉结动了动,低头不由分说的堵住了她的唇。

  小嫣并没有反抗。

  从背影看,她还轻轻的搂住了男子的腰身。

  极尽温柔缠绵。

  树林后,阿胜手中紧紧攥着的黄玉,砸落在坚硬无比的青色磐石上,碎成两半,玉佩顺着光滑的石面,一直滚入澎湃的河流中。

  风轻轻拂过男子发丝,带着远处的铃铛一阵阵的响,响的又快又急,又激烈又噪耳。

  他缓缓转过僵硬的身子。

  没有了最初红眼的大喊大闹,没有了无尽的力气冲出去质问嚎啕,像被抽干了浑身的血液,一颗心麻木的生疼,疼的发涩,比死还要让人难受几分。

  一滴滚烫的男儿泪,洒落松软森林地。

  好像一切都如云烟飘过。

  阿胜将自己关在屋子足足三天三夜,任谁去喊都没有动静。

  小嫣由最初的狠心不过问,到最后的心疼不已,甚至跑到他门前手都敲到流血,可始终都无人应答。

  即使她说出来,那天是故意刺激他的,她是喜欢他的……

  种种诸如此类言语,都无一丝一毫的回应。

  小嫣想,他应该是彻底死心,再也不信了。

  阿力怕他会生生把自己闷死,在第四天清晨踹到了门,出奇意料的并没有见到想象中颓废不堪的男子。

  只见里面的阿胜,在有条不紊的收拾着行囊,背影笔挺的像一颗松树。

  小嫣冲进去抱着他他也没有丝毫反应。

  他最后就这样背着包走出了山宅。

  阿力说,他是要去顾府。

  小嫣望着他的背影,一直哭的停不下来。

  她恨自己,又怨命运,最后竟然笑了。

  多好啊。

  他回到了最初那个有梦想有血性的男子,再也不会为她所羁绊,再也不会记得在他的生命里,曾经有小嫣这么一个无情无义无心的卑鄙女子,深深的欺骗过他。

  可这明明是一件再开心不过的事情,她为何却哭的那么伤心?

  她终究还是伤害了那个单纯爱着自己的善良男子。

  草长莺飞的四月。

  顾府一年一度招收厮卫的榜单,又贴了出来。

  小嫣知道那也一直是阿力的梦想,便劝他也去了。

  毕竟两个人在山上过着,也着实尴尬。

  阿胜走了,也带走了她的心,她整日活的像一具行尸走肉,阿力则伴着这具行尸走肉。

  小嫣直到现在才能理解,爱情会是痛死人的。

  阿力拒绝了回顾府,不是因为无法面对阿胜,只是她向小嫣求婚了。

  小嫣在做饭的时候,收到了阿力再汴州老家派镖局送来的足足六箱银子,亮的扎眼。

  可当他跪在这些银子前面,跪在自己面前,一双眸子灼灼又诚恳的看着她时,她的内心毫无波动。

  她忽然又想到那个冬天,有个男子死死的抱着她,语无伦次的和她深情告白。

  可是她现在还在奢望些什么呢?

  一个注定是你夫君的人,还愿意喜欢失了智的你。

  配你,早已绰绰有余。

  女子的嘴角渐渐勾起一丝凄凄的笑,什么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可当她低头看到他腰间的那串铃铛之时,不知为何的就突发奇想。

  “阿力,你把银子收回去吧,我就要你腰间那串铃铛当做聘礼,可好?”

  话落,阿力低着头,仔细看着腰间的铃铛,面上浮现几丝犹豫。

  “怎么了?”

  “嫣儿,只要你想要,只要我能得到的,什么我都会给你送过来,只是这串铃铛……不是我的,是阿胜的。

  阿胜说以铃为约,寄放在我这里,若是有朝一日,他成为了场主的近身厮卫,就归还于他。”

  小嫣听到最后,平白无故的两行泪从眼眶中就这么夺了下来,她捂着微张的嘴,手心不可抑制的颤抖着。

  “小嫣,小嫣你怎么了?”

  都说是造化弄人,都说是红尘虚幻,冥冥注定。

  其实是她一直都不肯相信。

  不肯相信他,不肯相信他们的感情,没有信任的爱情,就像一个看起来名贵的瓷瓶,一碰就粉碎殆尽。

  没有信任的爱情,活该就最后落得个被愚弄的结局。

  小嫣终究还是拒绝了阿力的求婚。

  或许是她死灰的心,在那一刻复燃了,又或许是她不想再毁了一个人。

  她就像一个恩将仇报的小人,将两个深爱着她的恩人刮的遍体鳞伤。

  阿力临走时,将那串铃铛交给了她,回了汴州。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来了一趟嘉成庄园,丢了情同手足多少年的兄弟,失了恨不得拿在心尖尖上疼的女人。

  山宅再也回不去以前四人在的时候,欢声笑语。

  小嫣由此大病一场,全靠小然一人照顾。

  “姐姐,要不我们去找阿胜哥哥吧。”

  小然看着姐姐整日整夜的拿着那串铃铛看,知晓她在惦记着阿胜哥哥。

  “……不了,他再也不会原谅我了。”

  女子只是淡淡摇摇头,面色寡泊。

  小然劝过她千万回,没有一回是管用的。

  直到有一天,小然从集市上回来,兴致勃勃的冲到姐姐的床头。

  “姐姐,小然今日在酒馆看到阿胜哥哥了。”

  “阿胜……”

  小嫣听到这个名字,苍白的面容方方有一丝的反应。

  “……他过的怎么样?”

  “阿胜哥哥过得一点都不好,他一个人在醉仙楼喝的烂醉,连一个搀扶他的人都没有,据小二说,他脾气古怪的很,喝醉了就喜欢喊姐姐的名字……”

  小嫣又哭了一夜,不过这次哭过后,她站了起来。

  或许她应该听阿力的,去找阿胜。

  这次,她再也不想再错过了。

  五月。

  小嫣趁着顾府招收丫鬟的机会,混了进去。

  她生的中上姿色,在名门望族生活至今,礼数也十分周全,很容易便入了玉春堂,偶尔还有机会到老夫人身边伺候。

  可让她见上阿胜一面,却是难上加难。

  顾府的礼数虽然严格,但小嫣知道,更多的是,他一直在躲着她,从来没有原谅过她。

  多少次,她偷偷的潜入厮卫住处,去堵他都没堵到,却被檀掌事三番两次的抓到教训,声称要赶出顾府。

  久而久之,玉春堂有个不知检点的丫鬟,试图勾引厮卫未遂的名声越传越大,越穿越臭,所有人看着她的眼神都怪怪的。

  她在顾府本来就没有什么的地位,也越来越岌岌可危。

  可是她却像疯了魔似的,什么也意识不到,只一心要追求阿胜。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角落里蔷薇二姐妹在臭骂小然,一边骂着还一边踢他,骂他吃白饭,姐姐作风糜烂,姐弟俩都不是好东西。

  她看见小然从未哭过如此伤心,才幡然回神。

  小嫣开始变得沉默寡言,打扮也极尽朴素,除了偶尔在府门口张望做任务归来的厮卫们,就是好生教诲自己弟弟读书。

  檀掌事同意她留下来了。

  可是她知道,三年后她肯定是第一批被刷下来的丫鬟,到时候她和阿胜不仅无一丝可能,就连弟弟的私塾都供养不起。

  所以一切的一切,她只能忍气吞声,包括对蔷薇二姐妹的恨,包括对阿胜的情,包括对生计的思虑。

  一晃眼,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小嫣兢兢业业的在顾府呆了一年,勉强也了解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顾府,表面看上去是个富可敌国的光耀门楣,拥有这世间最神秘的主子,最华贵的用度,最繁多的丫鬟侍从,最尊贵的高朋远友,可实则内在庸俗死气的很。

  就像一幅美轮美奂的画,画上的美人精致无比,却因缺了双明眸慧眼,使它生生丧失了所有的灵气。

  丫鬟们抱团欺负新来的,厮卫们姿态抬得比大内侍卫还高,各房掌事管家只要大体不出差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门关系也多得很,甚至老夫人和老爷的事情暗地里也是讨论的沸沸扬扬的……

  不过这一切,从来都不会在场主面前展示出来,她不相信场主那样英明神武的人会不知道,唯一的原因不过是场主根本不关心这些。

  也或许是,场主不关心一切。

  场主正如传言,是个超脱世外神灵般存在的人物,他有他的世外桃源,除了偶尔关心一下老夫人,这世上好似没有什么能让他上心的事。

  庄园里无论出了什么事,他总能不费吹灰之力便解决了。

  无论什么场合,只要他一出现,那种令人无法不臣服的气质就彰显了出来。

  虽然他看上去好像永远没有什么表情。

  冷情冷性,俊朗非凡。

  八个字足以形容这个世间人人传道‘神秘内敛,狠戾毒辣,冷漠疏离’的嘉成场主。

  有时候她会想,这样不食人间烟火,智慧超群的人,生在世上到底是为何?是为了气死一众平庸的人吗?

  好奇到浓时,她暗暗的为场主占了一卦。

  卦象显示很奇怪——

  ‘生来便带残缺,冥冥需灵石弥补,清白方的圆满。’

  小嫣没读懂,但却隐隐约约感觉场主似乎同这顾府一模一样,看着风光无限,其实缺少了一味救命的药。

  小嫣当时哪里知道,哪味救命的药,也是她的。

  五月的一天傍晚。

  小嫣奉命到荔园去给老夫人送药,路途上无意见场主归来,因其俊朗夺目便不由多看了一眼,没成想……她竟然看到场主笑了!

  万年寒冰般的唇畔处,生出一丝清隽的笑,明显的很,还是很莫名其妙的,明明周身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事发生。

  她当时以为那是幻觉,擦了擦眼,却还不见消失。

  小嫣足足惦记了一整夜,第二日实在耐不住好奇,便私下里问慎掌事场主昨日做了什么。

  慎掌事当时皱着眉回想了一下,只忿忿来了一句,“我听狗蛋说,场主昨日遇到一无赖,被气得不轻。”

  小嫣大惊。

  场主不但笑了,还生气了?

  这么多的情绪,本不应属于这样一个冷淡到极致的男子,她开始想,是不是……场主要等的人来了?

  事实证明,是。

  场主变了,变化很明显,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变得三天两头不务正业,一心朝庆家跑,偶尔还会有侍从看到场主的笑容,都惊为天人。

  日子久了,小嫣开始不由得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才会有如此大的魔力。

  老夫人宴会上,小嫣终于见到了这位心心念念惦记的神女很久。

  见面的场景也很奇特。

  正值那刁蛮的江郡主伸出脚,让她擦鞋,她当时以为,那样得场主青睐的女子,肯定是恃宠而骄,眼高于顶转头就走,甚至还会胆子大到干脆给郡主一巴掌。

  要么就是另外一种,可怜兮兮、我见犹怜的哭卿卿蹲下来擦,毕竟这样的女人才惹男人疼。

  哪成想,她二话不说的就蹲了下来,没什么反抗,嘴角勾出一副吊儿郎当的痞气样子,仿佛大丈夫能屈能伸,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呢,让人郡主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

  小嫣似乎还能从她脸上看到,‘老子的命运怎么就这么凄惨~’

  她就没有想过要仗着场主欺压别人吗?她就没有想过蹲下来擦鞋很有辱尊严吗?

  后来她才明白,那天是老夫人的寿宴,夫人不想生一点点的事。

  包括当晚江郡主过分的舞坛当庭对她示威,场主发怒,她都宁愿原谅郡主,息事宁人。

  很多时候,明明是一件极其受辱的事情,却被她做的好笑不已,明明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她都愿意以身试险。

  她不由得想,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大智若愚。

  后来的事情很狗血,场主来了。

  不过不狗血的是,场主被她弄得,情绪前所未有的激烈,先是气恼的恨不得掐死她,然后三言两语下又笑的不可开交。

  最后搂着她,调戏她,亲吻她,那眼角眉梢的弧度弯的,让人不敢置信。

  俨然是陷入情爱的普通男子,不过比普通男子情深万倍。

  场主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场主了,就像顾府因为有了夫人,终于圆满了。

  小嫣从中看到了希望。

  她开始想,如果她能接近夫人,做夫人的近身侍女,以夫人那善良温和有求必应的性子,一定能帮她完成她心想之事。

  可惜她想的太简单了……

  夫人的出现,让整个玉春堂先是一片哗然,后又是一片惶恐。

  每个人都不敢相信场主会真的带回来一个女子,还万般宠爱,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但又暗地里处处制造和夫人偶遇,接近讨好夫人的机会。

  最明显不过的,便是老夫人身边的桃杏二侍,一个比一个心灵手巧,会服侍人。

  她一个低微到尘埃里的小丫鬟,根本连接近夫人的机会都没有。

  夫人的时间百分之八十被场主占据,剩下的便是老夫人、刘管家、檀掌事、桃杏二侍还有一些高朋远客……

  起初,她的斗志还是很昂扬的。

  夫人住进水榭园的那个夜晚,小嫣本准备拿着一床绒毯,偷偷潜入园子献殷勤,却不想夜黑风高的,她还未走到窗前,一把冷厉的剑锋就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是阿胜。

  时隔一年的相见,她本应该高兴的欣喜若狂,可千言万语却生生梗在了喉间。

  被他那嫌恶又警惕的毒辣目光盯着,小嫣自惭形秽。

  他不傻,他的眼神里,对她早已一丝情感全无。

  “阿胜……”

  “就你,也配接近夫人?”

  她永远忘不了他开口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比世间任何谩骂和鄙夷都要刺痛人心。

  ------题外话------

  明天完结这个番外,开个阿黄的……咳咳,别以为就是阿黄的这么简单,里面咳咳咳咳,哥走了,今天"qing ren"节,哥还坚挺着码一万字,该不该受到表扬?听说甩票子的动作,比九哥还帅。
顾二白的田园生活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guerbaidetianyuanshenghu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脉穿越之我是耿精忠网游之疯狂另类非娶不可:神秘老公隐婚妻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极品世家子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人生只若如初见综艺大亨闯花都网游之暗黑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