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点看小说网 > 闲臣风流

第七十四章 准备(三更求推荐票)

闲臣风流 | 作者:衣山尽 | 更新时间:2018-02-15 06:23:0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逆天神医妃:鬼王,缠上瘾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塞外江南武神血脉大清隐龙龙纹战神神武战王我家农场有条龙异世无冕邪皇九幽天帝
  “一点小事,你不需要知道,也不许问。”梅康哼了一声。科场作弊之事何等要紧。若是走漏了风声,儿子的秀才功名可就泡汤了。以梅朴那学渣样,错过了周楠这个机会,这辈子功名无望。

  这事自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是,爹爹。”

  梅员外突然心中一动:“迟儿,你不是喜欢读书吗,别人都说你是个才女。”

  在封建社会,才女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尤其是对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而言。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一个好人家的女儿,读书识字,尤其是看了诸如《西厢记》那种脏书儿,传了出去,岂不让人嚼舌头?

  梅迟满面通红:“爹爹,女儿知道错了。”

  “不是,不是。”梅康摆手:“爹爹问你一句话,你可要老实回答了,《四书》可曾读过?”

  梅迟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这么问,一楞,道:“倒是读过。”

  “那就好,那就好,八股文会不会作?”

  梅迟心中更是奇怪:“却是不会。”她就是一个小姑娘,又是个女文青,平日读书最喜唐诗宋词,外带看些话本演义消遣。如四书五经这种一味说教的枯燥读物,实在提不起兴趣。再说,八股文有严格格式和写法,需要有专门的老师教授,还得精读上几百篇范文,日日揣摩,才入得了门。

  梅康听女儿说不会,忍不住叹息一声:“哎,原来你也不会啊!”

  梅二小姐:“爹爹你这是怎么了,好好儿的怎么想起叫女儿做时文。真若要这种文章,我县读书人里此中高手不少,出个几十文随意就能求得一篇上好佳作。”

  “这事……哎,还真不能叫别人知道了,只能自己家里人写,既然你不能作,那就算了,也别问。”

  见老父一脸忧虑,梅二小姐道:“爹爹勿要烦恼,若说起家中会作文的的女儿还真想起一人,嫂嫂不就会作。”

  “你嫂嫂会作,作得如何?”梅员外来了精神,急问。

  梅迟:“我自是知道的,当年大哥在的时候,每次作了文章嫂子都会改上几次。听说,她作文的工夫都是以前在教坊司里学的。当初大哥还曾感叹说,嫂子若是个男儿身,以她的记性和文笔,说不定已经考个举人了。”

  “考个举人,走,我们看看你嫂子去。”梅员外霍一声站起来,就急冲冲地走到后院素姐的阁楼里。

  自从上次素姐中暑上吐下泻,然后被婆婆打了一顿之后,她就一直住在院子里,再不出去一步。因为那一场病,人也瘦了许多,出落出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但那双眼睛却失去了以往的灵动,显得空洞冷漠。

  看到梅员外父女,盈盈一福:“媳妇见过公公,见过二姑娘。不知道公爹今日到我房中,有何吩咐。”

  自失踪案到现在,素姐被婆婆虐待过两次,梅员外深恨这个败坏门风的媳妇,也懒得看到他。这还是他这阵子第一次和素姐见面,未免有些尴尬。

  就咳嗽一声,问:“素姐,听人说你会写八股文章。你家小叔不是要参加科举吗,你写一篇给他看看,学学。”

  素姐:“什么题目?”

  梅员外:“是《智之实》题目有点怪,你听我说说……”

  “不用了,我知道,出自《孟子》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也;智之实,知斯二者弗去是也。”

  梅员外喜道:“对对对,先前朴儿就是同姓周的小贼这么说的,你果然会作。快快快,快写一篇。”

  话一说出口,他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果然,听到“姓周的小贼”五字,素姐古井无波的眼睛突然有光芒一闪而流逝:“周楠来过?”

  梅迟突然恼了:“无耻,无耻,你还有脸说他?”

  素姐嘴角微微一翘,竟露出笑容来:“我好象明白了,这个作文题目应该是今年县试的考题吧?我猜猜,会不会是周楠给你的呢?呵呵,科举舞弊,公公好手段,好大胆子。”

  “啊,爹爹,这是真的吗?”梅二小姐大惊,转头看着父亲。

  梅员外不说话,只青着脸。

  素姐道:“题目很简单,提笔即有。不过,我是不会写的,公公和二姑娘请回吧!”

  **************************************

  从梅家出来,天已经黑尽,回到家之后,周楠吃过晚饭又如往常一般坐在屋中看小说书儿。【愛↑去△小↓說△尽靠吹囊谰墒恰段饔渭恰罚?饔巍⑷??闶敲鞒?∷抵猩儆屑副灸芄蝗胨?郏?梢苑锤丛亩恋摹br />

  眼睛虽然落到书上,心思却飘到其他地方。

  他先前之所以不在梅家勾留而是匆匆跑回家来,是因为先前在梅家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而这事得在史知县调去云南之前搞定。

  那就是自己的身份问题。

  说到这里,别人或许会奇怪,周楠现在乃是吏部任命的典吏,身份上还有纰漏吗?

  对,这里还真有个问题。

  当初翁春和素姐拿着欠条到周家庄追讨欠款的时候,周楠本打着死不认帐的念头。可那二人却说笔迹可以作假,却可以对上面的指纹。

  那指纹是以往那个周秀才留下的,若将来还有有心人拿周楠的身份真伪说话,将以往的挡案翻出来。一比对手印……后果是严重的。

  周楠一想到这里,就一阵悚然:不行,必须尽快将以前的档案修改了,趁史知县还在安东,我手头还有些权力。否则,等他一走,换了个新的知县,物是人非,也不知道是何情形。

  本年童子试,如果不出意外,梅朴一个秀才功名是跑不掉的,梅家那三百两欠款自然一笔勾销。现在已经是不是钱的事情,而是为了自保。

  只是,修改档案一事动静有点大,难免引起人怀疑,有必要吗?

  正思索着,云娘将手抱在他的腰上,轻轻地将脸贴在周楠的背心。

  感觉到她温热的体温,周楠情动,回头将妻子抱上了床,自然温存一番。

  这次自然和往常一般尽兴,事毕,云娘将脸藏在他的怀里。羞羞地埋怨:“相公,想当年妾身嫁给你后,每次……你都……都一脸的严肃……也不说话,虎着脸,叫妾身好生害怕。现在……现在……”

  “现在怎么了?”周楠故意逗她。

  云娘:“现在你不停说些浪话,叫妾身,叫妾身好生羞怯……”说着,一身都羞红了,整个人都钻进被子里去不敢见人。

  周楠心中有事,突然心中一凛。最熟悉以前那个周秀才的自然是云娘这个枕边人,随着我和她天长地久地生活在一起,必然会让她觉察出其中的疑点……不行,修改档案一事情必须立即着手,再不能拖延。

  第二日,周楠到了衙门,先是招了刻工印了卷子,然后踱去刑房,请刑房的师爷帮忙将以前周秀才杀人案的卷宗都调出来看看。

  刑房专门负责治安刑事案件,整天不是个快班帛吏就是跟地痞流氓、亡命之徒打交代。侦询犯人的时候,还得采取暴力手段。

  这才是百姓口中所谓的衙门,所谓的黑暗的旧社会。

  刑房师爷姓黄,世代公门。读过十来年书,以前也是个文弱书生。在刑房当了一辈子差,经历的事情多了,满口脏话,喝起酒来三两斤不醉,酒色财气四毒俱全。

  这样的人也没有什么原则可言,周楠是县尊那里的红人。且二人一切喝过几次酒,干过几件利益均粘的事,私交不错。

  就笑着问:“周师爷,你那案子十年前就结了,现在怎么又想着翻出来看?”

  周楠故意一叹:“若非那案子,我现在说不好已经中举,又何用在这衙门里厮混。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如今每每想起过往种种,真是锥心沥血,夜不能寐。而那日我喝了许多酒,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了,想再看看卷宗,算是对自己的警醒。”

  黄师爷也是一叹:“周师爷,说起读书,其实我也算是有天分的。当初在学堂发蒙的时候,先生就叹道,若非我是公门子弟不能科举,一个秀才还是可能的,这就是命啊!而你,明明举人功名稳拿,却因为这狗皮倒灶的案子前程尽毁,这何尝不是命?你要看卷宗,自看就是。不过,有一桩你却要答应我。”

  周楠:“黄兄你说。”

  黄师爷:“往年的旧档启封,阅读时,按规矩旁边得有刑房的人在,等下你看的时候,我得在旁边陪着。”

  周楠:“黄兄,你我也是老朋友了。难得有个机会坐在一起吃茶聊天,真好和你亲热亲热。”

  很快,黄师爷就从文书库里取了那件凶杀案的卷宗出来,交给周楠。

  周楠打开卷宗,一边翻看,一边同黄师爷唠起嗑来。

  无论古今,单位的工资收入和福利待遇多寡,以及对上司的抱怨都是永恒不变的话题。

  就衙门里来说,如周楠和黄师爷这一级的典吏,朝廷每月的俸禄上头克扣下来,只一百多斤米二三两银子,知县再个人掏腰包贴补二三两,总数超不过五两白银。

  这在安东县也算是高薪,问题是典吏们谁不是要养活一加七八口人。而且,他们在场面上行走,花消也大,到月底基本都要过几天苦日子。

  黄师爷叹道:“周老弟,你现在是礼房典吏,这个月县试,倒有一笔不菲的收入。我却惨了,最近县里太平无事,也没有外快,苦得紧。再说了,刑房都是人血银子,可不敢拿,一拿,说不准哪天就把自己陪进去了。说起来,六房中刑房是威风,却最穷,我也是命苦。谁叫我家世代都是刑名师爷呢,这才是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

  周楠笑着安慰:“你也别叫苦,就说我礼房吧,也就每年这个月考试的时候能赚点辛苦钱,其他十一个月都得喝西北风。其实,我也穷得紧,还不如依旧在承发房呢!”

  黄师爷:“周老弟,你还骗人,听说你弄了几天船承运盐道的官盐,银子见天哗哗朝家里流。就这样还喊穷,有天理吗?”

  周楠:“我去运盐,那是和石知事不打不相识。知事所在河上缉私盐,和刑房也经常打交代,黄师爷何不去他那里说项,也弄一两条船过去。若黄师爷有这个心思,周某倒可以引见一下。”

  黄师爷大喜:“这感情好,还请周老弟多多帮忙。”

  “应该的,有一句话怎么说来则,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咱们弟兄可是要一辈子呆在这衙门里的,见天照面,比亲兄弟还亲。哎,这指印都模糊了,我重新盖一个。”说着,周楠的拇指粘了印泥,朝卷宗上盖下去。

  黄师爷装着没看见,只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起水来。
闲臣风流最新章节https://www.8dkan.com/xianchenfengliu/,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神脉穿越之我是耿精忠网游之疯狂另类非娶不可:神秘老公隐婚妻医妃惊天:王爷,求恩泽极品世家子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人生只若如初见综艺大亨闯花都网游之暗黑道士